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中單獨提到了城管,指出要“理順城管執法體制,提高執法和服務水平”。在徐州市泉山區,有一支城管執法隊,他們打的是溫情牌。江蘇新聞廣播走轉改系列報道《問計改革走基層》,今天請聽第六篇《泉山區里的溫情執法隊》,省政協委員、民革南京秦淮區總支主委衛道興和記者一起去探訪。
  “爺們,這個攤子收一下!”
  在徐州,“爺們”是種尊稱。上至廟堂下至江湖,這稱呼一齣,彼此距離就拉近了。此刻正是傍晚,街頭車水馬龍,攤販們也漸漸冒出來。多了,便難免有個把不自覺占了道兒的。於是,泉山區城管局溫情執法隊的隊員們像往常那樣忙乎起來,拍肩膀寒暄,幫著拾掇,且不忘重申規定。這場景,讓跟著巡街的衛委員生出感慨:“不再像過去那樣出具處罰文書、暫扣物品,取而代之的是與商戶敘家常、交朋友,所以能打動我們老百姓。”
  我們得到了一組統計數據,今年3月份成立至今,14名溫情執法隊成員,整治移交道路15條,管理商家2077個,問題解決率93%,其中“釘子戶”、“老大難”問題達142處。
  這裡不得不說起“王陵路一霸”的故事。頂著這霸氣稱謂的其實是位90來歲的老太,姓解,在王陵路占道經營20多年,並儼然成了當地小販抗拒執法的旗桿。
  “那麼高的年齡,隊員在管理過程當中有所顧忌,知道她這個地方擺不合適,但是沒有更好的辦法。”
  要怎麼辦?隊長謝琳琳開玩笑地向我們拋出了這個問題,衛委員的回答“一針見血”:“90歲的老人也不會願意在外面擺攤,就是基本生活把他解決掉。”
  確實,溫情執法隊正是自此切入。既然孤苦寂寞,那就成為她的子女,天冷了送件衣裳送雙鞋,沒事陪著嘮嘮嗑;既然生計困難,那就為她爭取低保並給予資助。
  老太:“坐下坐下。”
  隊員1:“我給你拿了核桃,給你沖點水,化痰效果最好了。”
  隊員2:“你的大棉襖呢,昨天穿的那件呢?”
  老太:“就是這個。”
  隊員2:“不對不對,天冷了,怎麼跟你說的。”
  老太:“我的二閨女,她是大閨女。”
  都成閨女了,當然可以互相理解。解老太不再占道經營了,心甘情願。
  “這樣還不算解決”,衛委員提出,要治“占道經營”的本,必須得讓商販有地方經營。
  “我們政府要拿出資金來,買一些攤位,今年沒有錢,我們買兩個攤位,明年買三個,逐步逐步形成規範攤位。”
  泉山區已經開始動腦筋。比如建在公園北路上的“小吃美食一條街”,已經初具規模,不少占道經營的攤販入駐其中。炸油條油餅的攤主梅蘊海連連表示,這樣好。
  梅蘊海:“以前都是車棚,現在你看不用動了,既整潔了還減輕了我的麻煩,一句話,現在踏實了,踏實了。”
  尊重、禮貌、溫情、服務,採訪中,我們漸漸觸摸到溫情執法的骨架。但你若是認為,這就是溫情執法的全部內容,那可就錯了。用隊長謝琳琳的話講,嚴格執法不可或缺。
  “前兩次跟你說過了,你還沒有整改,這次我們給你下一個正式的整改通知書,希望你按要求做!”
  這是中山南路上的某家洗車店,因污水外溢路面,多次被要求整改未果。19號下午,溫情執法隊向其下發了整改通知書。
  隊員劉:“這慢慢天就涼了,以後容易結冰,容易造成安全隱患。衛:今天出了整改通知書後,能不能從根本上改變這個現狀呢?隊員謝:還是沒有按照規定來,我們會按省條例給他們一次處罰,20~50吧! ”
  可20-50元的罰款能否讓店主不再違規經營?謝琳琳等人略顯無奈。
  謝:“好像我們管理的力度,和警察差的太多。”
  衛:“你們沒有執法權,所以說我們呼籲城管要有執法權,才能把城市管理得更好。”
  當然,這並非泉山城管的獨家難題,而是全省城管工作都面臨著的困惑。對此,衛委員想了很久。
  【記者手記】採訪中,隊員們多次提到“尊重“,對管理對象的尊重換回了人們對城市管理的尊重。然而溫情加服務,是否就夠了?返回南京後,衛委員擬了份完整的建議,其中提到,徐州泉山區正在推行的“溫情執法”值得借鑒,它讓城管和小販不再是天敵,是轉變作風、轉變職能,是服務的本位回歸,但在強調溫情執法的同時,我們同樣不能忽略,執法也需要強制性手段,有情有法才能治本又治標。
  【江蘇新聞廣播(南京地區fm93.7)張雲、練微、孫強】   (原標題:【問計改革走基層】之六:溫情執法隊)
創作者介紹

花梨傢俱

mc40mchwc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