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郄建榮
  從27日的重度污染到28日早晨的輕度污染,包括北京在內整個京津冀地區又經歷了新一輪空氣污染過程。“我國大氣污染實際上已經超出了環境容量的上限,京津冀地區超過了100%。”第十屆全國人大環資委主任委員毛如柏在27至28日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主辦在京召開的“2014中國環保上市公司峰會”上說,我國環境容量已經達到或者接近上限已是不爭的事實。
  中國環科院副院長柴發合則在會上表示,APEC峰會後,北京空氣質量出現了高強度的反彈。毛如柏認為,環境污染治理仍面臨著監管不力與監管不到位以及污染企業不履行環境責任問題。
  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在會上提出,隨著新環保法的實施,過去的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環境監管不足、執法力量不夠等情況將得到有效的扭轉。
  APEC後空氣質量高強度反彈
  11月5日至11日,APEC會議在北京召開。這期間,各項大氣污染物均大幅下降,其中,PM2.5下降60%。“但是APEC會議結束以後,污染物馬上增長,並且增長的幅度非常大。”柴發合認為,APEC會議後,北京的空氣質量出現高強度的反彈。
  近期,環保部發佈的2014年11月份重點區域和74個城市空氣質量狀況也顯示,11月15日後,華北地區進入採暖期,受污染物排放量增加和不利氣象條件影響,北京市出現3次重污染過程,出現4天重度污染、1天嚴重污染,污染程度與去年同期比較明顯加重。
  毛如柏說,就大氣情況而言,我國大氣污染實際上已經超出了環境容量的上限,超出的幅度達到了50%至100%。他表示,從區域分佈來看,“京津冀地區基本上都超過了100%,長三角大概超出50%至100%,珠三角大概在50%左右。”毛如柏認為,這些數據“說明我國的環境形勢確實就像中央做出的判斷,已經達到或者接近環境容量的上限。”
  “監管不力、監管不到位的問題,從媒體上現在大量報道的情況來看,這個問題很突出。”毛如柏說,同時,企業的環境責任遠沒有履行到位。他認為,從現在污染治理的難度來看,主要還是工業污染。而造成工業污染首先應該是企業的責任,企業應該把治理污染、減少污染作為自己的責任。
  新環保法將扭轉系列環境困局
  如何解決監管不力、監管不到位以及排污企業環境責任嚴重缺失問題,對環保部門來說無疑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吳曉青認為,大規模集中治理污染已成為新常態。他透露,目前,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已經基本編製完成,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正在加快推進。
  2015年元月1日起開始實施的新環保法被認為是史上最嚴的環保法。清華大學環保產業研究中心主任傅濤認為,新環保法實際上是一部管理法,“它在給地方環保部門,地方政府更大責任的同時,也給地方環保部門更大的權力。”
  在傅濤看來,這些法律及制度實施後,不僅“現在地方環保部門的官不好當了,排污企業也很緊張,因為違法排污要被追究刑事責任,老百姓也在監管你。”傅濤說,法律的嚴格不僅適用於排污企業,同樣會約束治理污染的企業。“垃圾焚燒廠說是在治理污染,但同樣也在排放污染,監管嚴格對環境產業來講也是在加大風險。”傅濤認為,治理污染的企業也需要達標排放。
  大量環保資金的投入在帶動環保產業大發展的同時,也一定會帶來環境質量的改善,其中包括大氣、水以及土壤等等。
  “新環保法2015年1月1日起開始實施,這兩天正在召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在討論《大氣污染防治法》的修訂,我國也在進一步修訂完善嚴格環保法律法規標準;環境稅呼之欲出。”毛如柏認為,這些法律法規、標準政策的出台以及實施無疑會推動環境保護工作向前健康的發展。
  本報北京12月28日訊
  (原標題:有企業居然跟政府簽污染協議)
創作者介紹

花梨傢俱

mc40mchwc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