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記者丁國鋒
  因不滿意自己的臉型,跨省美容整形卻遭遇醫療事故,夢想中的“美麗臉型”沒有出現,卻意外衍生出了咀嚼困難,面部軟組織下垂等後果,被醫療事故鑒定為構成九級傷殘。隨之而來的還有患上抑鬱症、自殺、離婚,四川一女子在“悲慘遭遇”之後,選擇了求助行政機關維權的途徑,但再次經歷了“維權馬拉松”:在長達四個多月時間里,衛生主管部門推諉、敷衍,她又不得已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2014年11月17日下午3點,揚州市江都區法院將依法公開開庭審理四川女子鄭春燕起訴揚州市衛生局不履行法定職責行政訴訟案件。
  據瞭解,原告鄭春燕出生於1979年3月,雖然已經結婚並有了一個孩子,但還是始終對自己的臉型不很滿意,受各種鋪天蓋地的美容整形廣告所吸引,2013年1月,她不遠千里來到江蘇揚州,找到了當時網絡上盛傳的知名整形專家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生郭軍做面部整形手術。
  但術後的實際效果,不僅幾乎徹底改變了她的容貌,也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不僅臉部畸形,還存在咀嚼困難,吃蘋果都要且小塊吃,因為隨時都有臉骨斷裂的危險。刷牙只能用兒童牙刷,面部軟組織下垂嚴重,完全判若兩人,面目全非!”。因為無法接受巨大的容貌改變和功能障礙,她還患上了重度抑鬱症、焦慮症,曾經經歷過自殺。他的丈夫因為難以忍受這些變故,而與她離婚,結束了16年的感情。
  鄭春燕在訴訟中認為,由於手術超過了術前的約定,面部被截骨過度,致張口受限、下頦麻目、顴部疼痛、面部比例失調等諸多種後遺症。
  經過多方聯繫,她才從同期接受手術的患者那裡瞭解到,給他們施行手術的醫生,並非網絡宣傳那麼好,極可能是一起醫療事故!
  2013年12月,鄭春燕訴訟至法院,要求做醫療損害鑒定。
  “術前約定僅對下頜角做磨削、顴弓骨內推2毫米,但實際手術被切除最寬1.5釐米,右側顴弓骨內推了5毫米,下巴削得很尖,還導致右側顴骨凹陷懸空,僅有4、5毫米的骨頭是連著的。”鄭春燕訴說著自己的遭遇。
  2014年7月3日,經法院指定,揚州市醫學會在《醫療損害鑒定書》中專家意見認為: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診療過錯行為對鄭春燕遺留張口受限的原因力大小為主要因素,參照《醫療事故分級標準(試行)》三級丁等醫療事故,鄭春燕目前張口受限對應九級傷殘。
  令她更為詫異的是,她還瞭解到手術醫生郭軍及一助孟志兵,二助黃錦華三人醫師執業註冊信息均系口腔類別、口腔執業範圍,涉嫌違反《執業醫師法》、《醫療美容管理辦法》相關規定,不具備做美容外科手術項目顴骨、下頜骨手術的美容外科整形的資質,可能存在超類別、超範圍違法行醫行為。
  再次走上司法途徑維權之前,2014年5月,她從四川千里迢迢趕赴揚州,到揚州市衛生局醫政處和揚州市衛生監督所舉報揚州第一人民醫院超範圍違法行醫和醫院虛假宣傳。期間她還以打電話、發郵件以及快遞信件形式,對此詢問結果,但卻遲遲沒有得到答覆。至6月29日,揚州市衛生監督所發郵件給鄭春燕,答覆為醫生未超範圍,無不當宣傳等結論,而揚州市衛生局則在原告的再三催促下,答覆說以由江蘇省衛生廳回覆,而她聯繫衛生廳相關部門後,卻答覆說再找揚州衛生局。
  “揚州市衛生局完全是推諉、敷衍、拖延,是行政不作為。”2014年8月22日,求助行政管理機關“無門”的鄭春燕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法院判決揚州市衛生局對她的投訴舉報不予回覆沒有依法履責的行政行為違法。
  《法制日報》記者瞭解到,按照行政案件歸口管轄,由江都區人民法院立案受理。2014年11月3日,江都區法院組成合議庭對該案審理,並定於17日下午正式公開開庭審理。
  《法制日報》記者還連續接到多起不同患者的投訴稱,類似醫患糾紛在揚州遠遠不止一起,或另有多起案件進入司法程序等待依法裁決。
  本報將密切關註此案進展。
  法制網南京11月17日電  (原標題:女子“跨省美容整形”遭醫療事故 投訴無門怒告衛生局今開庭)
創作者介紹

花梨傢俱

mc40mchwc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